携手同行,共创辉煌!
技术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交流 > 技术聚焦

瑞士水研究所(EAWAG):重要的社会影响力

  2018年,NWRI将第25届的Clarke奖颁给了瑞士联邦水科学和技术研究所(EAWAG)主任、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的Janet Hering 教授,以表彰她在水科技领域的杰出贡献。
  成立于1991年的美国国家水资源研究所(National Water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NWRI)成旨在拉动美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水处理的科研与产业界的全面合作。1993年,为纪念NWRI的联合创始人Athalie Richardson Irvine Clarke夫人(已故),基金会决定设立以Clarke夫人为名的奖项,以表彰学术界最为卓越的研究者,向美国乃至全世界分享和推广前沿的水研究成果,如今Clarke奖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水大奖之一。
  Janet Hering教授在获奖发言里分享了她如何从学者到管理者转变的成长经历,展现了水研究机构对社会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在本期推送里,我们一起回顾Hering教授演讲的精华内容。 
  从科研到政策的过渡
  翻开Hering教授的履历,俨然一个名校证书的收藏家——本科康奈尔,硕士哈佛,博士麻省理工,1988年去了瑞士的EAWAG做了三年博士后,随即回到美国的UCLA当了几年副教授,研究主要关于砷去除和循环,然后在2002年开始成为Caltech的教授。2007年,她再次回到瑞士,成为EAWAG水研究所的所长。她在EAWAG的工作重点是推进水质管理的研究,促进全球各高校的合作。作为一个管理者,她很重视水科学和政策之间的平衡,支持科研和实际应用的相辅相成。
  Janet Hering教授 | 图源:EAWAG
  从一个科研学者变成管理者,Hering教授经历了一段适应期——她必须走出舒适圈,学习新能力,因为她要面对来自政府和公众各种问题的挑战。
  第一类问题跟瑞士水资源管理的国家政策有关。为了帮助自己快速熟悉瑞士的水务概况,她通过一篇综述文章,了解瑞士法律修订研究水政策重点的历史演变。她发现防洪和土地开垦是1870-1908年的重点工作,接着20世纪上半叶主要是水利开发,到了下半叶就开始水质保护的工作,而上世纪90年代之后就转向水环境修复。
 表1. 瑞士水管理目标和挑战的演变
  通过回顾历史,Hering教授总结了瑞士水研究的三点经验: 
  1.水管理是一个长期的承诺,这不是1、2年的短期项目能搞定的;
  2.水管理需要各方持续地合作,例如早期与问题框架制定者的沟通,后期与执行者的沟通;
  3.信息共享很重要
  此外,她表示科学家在接触这些实际问题时往往会发现新的研究课题,这是研究和应用相结合的一个重要的意外收获。
  EAWAG的影响力
  EAWAG对社会的贡献会经常受到大众的关注,毕竟研究所的经费本质上来自瑞士的纳税人。担任了12年的EAWAG的所长,Hering教授说她深深体会到研究机构是可以对政策的制定和技术的实践产生很大影响的。
  图. EAWAG涉及的研究类型和合作机构
  EAWAG涉及的水研究内容相当丰富,但焦点都是水质,其中常规主题包括:
  1.水化学、物理、生物和微生物学研究
  2.水生系统的生态学
  3.饮用水和污水处理技术
  4.供水和水环境的可持续管理 
  这些研究课题很多都和社会直接相关,例如污水厂出水的抗生素耐药性、住宅管道和洗浴玩具的生物膜、莱茵河的污染物监测、地下水的地质污染物、淡水系统的物种入侵、下水道非法药物的监测、饮用水的太阳能消毒(SODIS)、污水处理的资源分离和微污染物去除等。Hering教授用莱茵河的污染物监测和污水处理的资源分离作为例子,来阐述EAWAG作为一个水研究所,是如何贡献其影响力的。
  1986年瑞士巴塞尔Sandoz化学工的一个化学品仓库发生重大火灾,导致莱茵河的严重污染和大批鱼类的死亡。1993年,瑞士和德国在巴塞尔边界建立国际水质监测站,这个监测站在1963年的莱茵河保护国际委员会(ICPR)协议基础上进行拓展,除了目标污染物之外,也开发了非目标筛选机制,这帮助监测团队发现了之前没有检出的物质。在这20年里,EAWAG的研究人员有着长期且深度的持续参与和投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污水的资源分离和回收是EAWAG的一大优势研究领域。所谓的资源分离,就是将尿液从黑水分离出来,继而回收氮磷,同时减少集中式污水处理厂的负担。如今,EAWAG已经开发出若干关键技术,例如:
  基于低压超滤的重力驱动膜(GDM),并衍生出BlueDiversion 厕所项目,还拿到比尔盖茨基金会的资助
  基于硝化的尿液稳定化工艺,并诞生了衍生子公司VUNA进行商业运作
  将由瑞士奶酪厂开发的生物质颗粒燃料的商用机器用于乌干达地区的粪便污泥处理,如今安装在EAWAG的NEST大楼
  应用型研究
  Hering教授表示,科研要跟社会需求想匹配,这正是EAWAG的沟通方式。EAWAG的很多研究都是以解决方案为导向的项目,以确保研究成果能为各利益相关者所用(如下图所示)。瑞士水研究所(EAWAG):重要的社会影响力
  EAWAG支持应用型研究项目的制度框架图|图源:NWRI
  同时,EAWAG也不断思考跨学科研究的优缺点,成立“实践社区”促进同事间的交流,促进将其他应用领域的理念和方法用于水研究上。如下图所示,EAWAG奉行的这种和应用实践者之间的推-拉驱动模式。科研人员往往喜欢供应驱动型的知识交流模式,而用户则喜欢需求驱动型交流方式。
  知识的交流模式 | 图源:NWRI
  这意味着应用型研究不可避免地存在交易成本:参与这类项目的研究员还得考虑如何保住自己在业界的地位名声,同时还得不受传统“唯影响因子论“的干扰。对于学术界的价值观和现实世界存在的这些冲突和紧张关系,Hering教授表示相互尊重是维持合作的基础。同时,她说科学家也是人,私心是难免的,因此要肯定每个个体的贡献,这样才能吸引更多人的参加,并发挥各自的优势,提高合作的效率。她以全球水生病原体项目GWPP的做法为例,后者在官方上分享了每个贡献者的基本信息,让参与者产生归属感,这样才会把项目当成自己的事来做好。
 GWPP的全球贡献者地图
  小结
  Hering教授通过分享自己的职业生涯和EAWAG的发展历程,为我们展示了一家水研究机构对社会的潜在影响力。同时,她也鼓励水领域应该有更多的应用型研究,这需要学术研究的激励机制的变化。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成就了今天水领域科研和应用的持续发展,也正如记述EAWAG污水资源分离技术发展史的《Flow of Science》一书中所体现的,科研没有单个英雄天才的神话,好的科研需要的是时间和团队合作。
来源: IWA国际水协会